陈小白

咿呀~

有时候

有时候我希望自己是空气
这样就可以每天进出你的身体26000次
不可或缺

小只昨日,卒。听说是三岁差两天。

豆包的几张旧图。刚刚看了漂亮朋友和震撼性教育。想写观后感,不敢发朋友圈。。。总觉得任何人之间交往最重要的不是技巧,或者,不只是技巧,技巧而言只要不是太拙略,没有那么优秀也并不那么事关紧要。是感情吧。感情是一个包含性很大的词语。简单你们最初在一起也许并非一见钟情这么简单,不管是抱有什么目的的,但在一起就是在一起了,花费需要的精力去经营和维护,互相取悦喜欢爱护关照,这就是感情,包含责任感和尊重等等你能想到的或者意料之外的的但是该做的被要求的时候就去不抱怨的做好,那就是感情,光有技巧是不够的,技巧不足以支撑立场。技巧只是让人感觉被爱,只是一种错觉,不是真正的感觉,感觉都是存在的,而错觉是误以为。没有情感支撑,给人的感觉就是一种急于求成的表演。是假的。甚至连游戏也算不上。因为游戏是大家都主动自愿的想玩。而技巧更像是导演独角戏,你永远不能感觉。而没有人喜欢被导演被观察一种被动的感觉。别人一旦发现,被导演。唔。

有点烦。

又从妹宝的图片里抱了伯符的照片。说来好笑长这么大总是被反对养宠物的我却热衷于帮它们起名。就算相处个三两天也要认真起个名字。伯符本来叫土豆或者豆沙或着沙拉或者别的因为妹宝自己一定喜欢吃。就像豆包之所以叫豆包是因为qiqi喜欢吃豆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大家都知道我喜欢猫。我自己也很诧异。一有猫要流浪了或者别的就会被托孤。伯符就是那个时候起的名字。我正在看一骑当先,最喜欢的人除了关羽云长就是孙策伯符。觉得猫还是叫喵策伯符好一点,关东小霸王,不会被欺负。但事实上,喜欢和养不是一个概念。我住在宿舍。这是所有人制止我的原因。我自己也总是以这个理由推辞。后来又有豆包,又有小虎。都是同样的理由。我帮他们找下家。却不自己养。自己都觉得一旦条件允许,是会养的。但我喜欢自我剖析。我喜欢用最没有人情味的方式剖析自己。那就是我喜欢猫。但我不可能去养。理由很简单,如果真的想做,就去做了。毕竟当时他们跟我说的时候,都说就算养死了也没有关系。突然我就不想养了。他们说宅女养猫比较好。那个时候我还并没听说过,养猫的男生都有受质,养猫的女生都有御姐质。但我并不想养一只猫。我想养一只野猫。他吃饭的点就回来,晚上就出去像一只猫该做的那样,在屋顶上跑来跑去,和别的猫交朋友或者抢地盘。白天他可以睡可以玩但最好不要跟情感泛滥。就像那个二货萨摩天天,每天去理发店门口等它那丑的我都不知道它为什么喜欢她的那只母狗,她比他大比他丑品种也一般也没有人当成宠物每天洗澡。可是天天出事之后,我看到她每天都会在天天曾经坐的地方等他回来。我希望我养的猫能做到这样衷情,感觉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哪怕是一个别人不以为然的。自从小步子出事之后。我再也没有想要养小动物。那个时候我四年级。在我不在家的时候她们把它给了表弟。今年过年的时候我问他你长这么大好像养了很多很多狗,不是被车撞死就是被别人药死,或者像小步子一样去流浪。你是什么感觉?我当时的潜台词就是how dare you own a dog again and again!我期待他有良心上的谴责。因为我一度觉得如果你真的介意不可能再去养一条狗。一次又一次。但事实上,当他说他很伤心,每一次都很伤心的时候,我迟疑了。我不知道该怎么摆正自己的立场。因为一年前我养了一百五。那只狮子兔。康康说她要去韩国所以兔子带不上飞机所以让我帮她养。我喜欢所有温暖又毛茸茸的东西。我知道我家里人会反对。于是我没说,直接带回去。事实证明,只要带回去,必然会反对,但养还是要养的。他们一边反对我搞了这么一个智商低有喜欢在睡梦里自由飞翔的东西,一边一大清早又给它去铲屎倒翔。还经常说批评我到点不给它吃饭不听话不给它吃饭。在我奶奶的放任自流下,它完全长成了一只肥兔子。一大清早,从阳台的这一头跑到那一头,没事就往床底下阴暗的角落里钻,它还学会了翻垃圾桶,还在厨房里偷吃菜瓜。我一直害怕把它养的不像一只宠物同学会不会怪我。因为她似乎很爱惜它。两个月下来,不仅没有因为拉肚子而死,反而长胖了一倍多。从四分之一笼子长到了一半不止。所以我拖着行李拎着它来学校又是一场力能扛鼎的旅程。但是迎接我的却是诧异。总之一百五最后的结局很悲惨。它最终沦为了一只野兔。后来我知道康康从来没有养过超过三个月的兔子。不是掉到厕所就是从阳台摔下去或者拉肚子致死。我接手的时候刚好两个月了。也就是说,我把它养过了三个月。我这才知道原来养死也没关系这句话真的不是为了安慰我。它越来越大,到了发情期。每天都很狂躁。比在我家还要狂躁了。在吃光了一袋米那么大的一袋饲料后。那一年期末它被放到学校未开发荒地。我听说了之后,原来养宠物还可以这样子,养不了了就丢掉。没有说话。反而去拍了几张照片。觉得不可思议又情理之中。然后康康再也没养过兔子。那一年冬天,还是那个宿舍,又把一只仓鼠,小只。我给它起名叫苍瞳吱。苍瞳是浮生物语里面白猫家族的姓氏。希望它不被猫吃掉。小吱是一个很有危机意识的仓鼠。本来是一对,那个公的咬了她。然后主人就把公的放到,那个未开发空地。回去之后我奶奶又说你们读书的人哪有精力去养这些东西。然后我出去聚会去拜年的时候,还是她帮我养的。小吱每天都会搞锻炼。每天深更半夜就在自己的那个跑步机上跑跑跑。它刚刚被我接手的时候,一个身子趴到那个圆盘里面的时候,不到三分之一。后来奔跑的时候,偶尔身子会跃过二分之一的线。我诧异它吃的越来越多。有一天帮它把笼子里面的棉花搞出来晒的时候,掀开它的房顶,发现已经藏了半个房子的粮食。怪不得它用棉花堵住了窗户和门。傻货就是傻货,一整个笼子都是它的,却还要把食物从食槽里搬到房子里,宁愿睡在冰冷的食物上却拿棉花堵住门。那一年我来学校,我妈妈跟我说,以后那种小家伙别往家里带了。有时候回家,我奶奶还会问那个兔子的下落。没跟她说。她总说你们念书的时候哪有时间去养,自己都养不活,对自己爸爸妈妈都不见得上心还有心思管小畜生世道真是奇怪啊,还会有人把狗看的比孩子还重要,然后又问那个小畜生最近过的怎么样啊。今年寒假,我终于告诉她,我说它被流浪了。她的表情,就是一声哦。再也没问过。总之后来。我没有再养过东西。那里面有很多复杂的感情。但看到伯符。当时妹宝找到我,说没人养她就要流浪了。可确实太远了。从佛山倒长沙,而且我室友反对,而且我自己也没准备好。我不知道妹宝后来是怎么说服室友留下伯符的。反正两年了。一开始妹宝每天都会发一打照片给我,供我装逼发动态,搞得所有人都以为我真的养了一只猫。有一天妹宝发给我2G的照片,说可以供我发好一阵子了。后来我以为它被送走了。不过有时候我自己看着照片都会恍惚。总觉得喵策就是我养过的。但我就是没有真正,见过她。直到几个月前。才知道它这两年一直在妹宝宿舍。而其实这两年对我来说,很多想法也变了。觉得就这么养在那里,也没什么不好。但km说要把小虎给我的时候。我还是拒绝了。这一次我室友说想养白猫,不是虎皮猫。落雨哥哥也说养一只猫干嘛。哥哥也说他现在住的那个地方没有阳台可以养猫。我给的理由是我只是逗一逗,不想养。所谓狗不嫌家贫,小虎那时候也只有一个月,好好照顾吃饱穿暖就不会沦落到安全感缺失。但我不想养。尤其,它不像找对象,非做不可。而且我还没到那个年纪。我也不需要一个活物来分担我无人可担的感情。对它们来说,太残忍。也可能会有人觉得不跟着我它们过的更苦。可是,至少没有感情,没有承诺,只有受伤没有伤害。各走各的路,各受各的苦,各有各的命。

今天看到gjj发了动态说自己再也不是十八岁的少女了心理想好快一年就过去了转念一想也是我都二十了都奔三了去年她十八岁还是我们部门的人一起陪她过的觉得也好至少当时还拍了照我就悲催了也是大学了才十八岁匆匆照了一个照片结果一张没存想着婷和阿钰两个人都拿了相机。随着手机丢了反正一张照片没存还有当时爬吊环各种摆拍想那时候也是个神人16g的照片怎么不存放在手机里作甚。。。昨天练针扎了曲池。听说以后学了推拿手就会变粗老师说以前有一部奶茶演的电视就是她为了赚钱去帮别人捏脚捏捏捏终于存够了学费,却发现根本弹不了钢琴了。想到这里都觉得好悲催。我的手估计以后也会变形的。落雨哥哥的手也是键盘练多了根本不够粗夹不了针我要不是这两年长胖了六号的尾戒也带不上。还有种种烦心的。都不可说。这是阿丹帮我涂的。那个时候戒指还是原来那个。平时要求的比练琴还严一点指甲白色的部分都不准更别说涂指甲油。

豆包三个月的时候。

一个月的豆包和我。